喵克斯♛头像背景自涂自用】一个画风清奇还十分无聊的段子手。春始可逆不拆蟹蟹。偶尔产仲校粮

【年长组】当一方突然变成了小孩子

♢突然有一天从成年男性→biu☆(魔法)→十岁小男孩
♢大概是隼大人的魔法(但是自己也中招了)
♢每一篇中只有一个人变成小孩子 其他人都是大人
♢年长组搭档cp→春始+海隼
♢小孩子真可爱……←这样小小恶趣味的奇怪脑洞
♢♪(^∇^*)先写的haru part然后就脱缰了()
♢不一定有后续ヽ(゜▽゜ )

☆当文月海变成了小孩子

恋:!!!
驱:………
春:阿啦,就算只有十岁,海的身高还是这么出众呢。
泪:能和驱平视呢。好厉害啊,海。
#默默开始喝起了牛奶的驱
#海:突然有点愧疚感……

海:隼——茶泡好了哦——
隼:海就算变小了也这么能干呢!ヽ(゜▽゜ )づ
阳:比起某个不干事的队长有用多了呢……
隼:阳,想变成蜡人偶么
阳:给我干活!
#真是让人头疼

海靠着窗户坐下,从口袋里掏出一颗糖果塞进嘴里。
“十岁啊……”
差不多是那个人离开自己的时间。
“冬天……是不会有烟花大会的呢。”
海抬起头,看着灰蒙蒙的天空出神。
“海在干什么呢?”隼带着笑意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你又在偷懒?”海没有回头依旧看着天,“不完成工作没有哈○达斯哦——”
“好过分啊海——”隼在旁边的沙发上坐下,“工作已经完成了呢。”
海没有回答,依旧盯着天。
隼歪过头看着海还没有发育的后背,“明明是个孩子,海的后背看着很可靠呢。”
海终于回过神来,“哦?”
“让人很想依靠的感觉,”隼黄绿色的眼睛里满是一种文月海不知道用什么语言来描述的情绪,“海小时候一定很受女孩子欢迎吧?”
“哈,”海把嘴里已经融化的糖果咽下去,“谁知道呢。”
两个人就这样无声对视着。

直到夜来叫人,“海桑——隼桑——吃饭了哦——”
“好~”
隼站起身,把身上长外衣上的褶皱捋了捋,对着海伸出了手,“走吧,海。”
海拉住隼的手,紧紧握住,从难得的能从比隼矮的位置去观察他的侧脸,“啊啊,果然还是不习惯这么矮啊。”
“哦呀,这么说的话驱会生气的呢( •̀∀•́ )”

海低下头,“改天汇报给她吧。”
把自己现在过得很幸福这件事,告诉她。
#把握住现在才是最重要的☆


☆当霜月隼变成了小孩子

隼:海ε==(づ′▽`)づ我要喝茶~
海:来了来了
隼:海─=≡Σ((( つ•̀ω•́)つ我想吃哈○达斯~
海:好好好
泪:……还是一样呢,隼
#阳:这人就没长大过

夜:哇……隼桑小时候真的好可爱啊……
隼:ヽ(´・д・`)ノ我长大了也很可爱哦?
阳:夜小时候更可爱嘛。
夜:o(≧口≦)o阳!
#隼:……这不是我的场合么???ヽ(´・д・`)ノ

隼一脸期待地跑到了始的身边,拽了拽始的袖子,“对着娇小可爱事物就变得超温柔的国王大人!请!”他探了探头,“请摸摸我!”
#始:???
#春:啊啊~隼这样撒娇真是可爱呢~

始叹了口气,“真拿你没办法。”
#隼:HAJIME LOVE!!!!!!!!!
#海:救救孩子!

隼转过头,向一旁的文月海跑去,“一直照顾着procell的爸爸桑~”
他像只温顺可爱的猫咪一样低下头,“也请摸摸我的头~”
#然后被海桑像摸猫一样挠着下巴摸了头
#泪:隼,像大和一样呢。

☆当睦月始变成了小孩子

海:准备好了么。
阳:好了。
(扑——!)
隼:被警察(海&阳)先生抓住了呢ヽ(´・д・`)ノ
#先发制人
#太危险了

隼:啊………!
始:…???
春:啊…窗外飘过去一个人。
驱&恋:啊啊啊啊啊啊救命啊!!!!
泪:……去那边了。
葵:新???醒醒?别晕过去啊?!
郁:快掐人中!
夜:水!拿水来!
海:大家都别动!我去开窗户!
#阳念起了般若心经
#场面非常混乱
#并不是幽灵

椿:小小的始大人……!!!!!!
隼:太美妙了!
#海:椿下次来的时候请从正门进来!
#只有隼被铁爪了
#椿:可恶……我也想要始大人的奖励!

始(很不爽地)躲在了自家搭档的身后,扯了扯他的衣角,“春。”
不躲他身后哪对得起他的身高呢!
弥生春无奈的侧过身把始护在了身后,黑田也很配合的填补缝隙为自己变小的饲主打掩护。
隼和椿一脸失望,“我就看看嘛!顺便……摸摸……”“只是抱抱不行么!”“我只是单纯地想把始大人抱回家养起来而已。”
#真是危险
#被警察(海&阳)和气喘吁吁来接椿的丽奈带走了

始坐在自己房间的沙发上发呆。他伸出手,仔细观察着,“真的变小了啊。”
黑田在一旁讨好地蹭了蹭主人的小腿。
“啊,你在啊。”始把手放在了黑田的头上轻轻抚摸。
“……”
“黑田你是不是胖了?”
#黑田很受伤
#黑田伤心得飞奔了出去
#然后狠狠撞在了端着蛋糕走进来的春身上

“蛋糕没事就行。”始满足的咽下了蛋糕上沾满奶油的草莓。
“好过分!”春扶着自己差点扭到的腰坐下,“眼镜差点碎掉!”
“啊,本体可不能坏,”始咀嚼着蛋糕,“不然fan们可就认不出你了。”
“始????”
#参谋先生很伤心

始突然停了下来,盯着蛋糕开始发呆。
“始…?”春眨了眨眼睛,发现始的蛋糕上草莓已经吃光了。
春用叉子插起自己蛋糕上的一颗草莓,递到始的嘴边,“啊——”
啧,这个不怀好意的眼镜——就算是这么想着,始也顺从地张开了嘴。
待始咽下草莓,发现春还是没有把手放下——叉子还放在自己嘴边。
“?”
“还有奶油没吃完嘛ε==(づ′▽`)づ”
#警察先生漏抓了一个人
#始:怎么没人把这个人带走

始叹了口气,忍住了发动铁爪功的冲动,伸出粉红色的小舌头舔起了叉子上的奶油。
春笑盈盈地看着难得这么温顺的小国王,“始像小猫一样呢~”
“闭嘴。”

☆当弥生春变成了小孩子

“啊!”春突然发出一声惊叫,小小的手里捧着什么东西向始小跑过去,“唔………”
他努力向比他高出两头的睦月始举起手里的东西,委屈巴巴地咕哝着,“始!你看……”
始低下头,定睛一看,是一小盆植物——但是已经被薅秃了叶子。
弥生春委屈地瘪着嘴,“好不容易又长出来的…根都被黑田吃光了……”
“啊啊……”始看着比起平常的欠揍脸可爱了不知道多少倍的弥生春叹了口气,“下回要放到黑田碰不到的地方啊。”
“可是……”弥生春想争辩些什么,踮起脚尖努力地想把小花盆捧得更高,“这一盆的花没有了!”
“…都是你平时不怀好意地接近黑田才会惹到它的吧。”
“呜呜………始好过分!”
弥生春放下了手,把花盆紧紧抱在怀里,低着头不说话了。
#暴风雨之前的宁静

“……喂。”
睦月始感觉有点不对劲,弥生春虽然低着头没有说话,但是始清清楚楚地看见了一滴水掉在了地板上。
伴随着春小小肩膀的抖动,始心中不好的预感越来越强烈。
“你在哭么?!”
“没……呜呜……没有……”哦,还有吸鼻涕的声音。
睦月始慌了神,毕竟自己从初中开始认识弥生春就没见过这个身高超过一米八的男人掉过眼泪——但是现在只有十岁的样子。
弥生春哭的声音越来越大,睦月始也越来越手足无措,“别哭了…!?”
#欺负人是不好的事哦

哭声终于惊动了宿舍里的其他人。
年下的孩子们和楼上的兄弟组合纷纷好奇地探出脑袋想看看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驱:啊嘞?好像有小孩子在哭诶ヽ(´・д・`)ノ
恋:啊!好像是变小的春桑!
新:啊,真的。
阳:发生什么事了?
睦月始在慌乱间发现自己和春好像被围观的人挤在了中间。
而弥生春完全没有在意周围人关心的眼神,依旧沉浸在自己的小花再也回不来的悲伤里,“呜呜……”
“啊!”恋叫起来,“是不是被始桑欺负了!”
“……我?”睦月始开始觉得自己最近是不是对恋太好了。
不过新也没有放过始,“始桑居然欺负小孩子耶,好过分。”
“始桑怎么能这样呢!就算对方是春桑,可是现在春桑是小孩子啊!”
“驱……不是,我——”
葵蹲下去安抚似的摸了摸春低下去的脑袋,回头责怪地看了始一眼,“始桑可不能这样啊!”
夜也是一脸“孩子被欺负了不能不管”的老母亲严肃脸,“始桑!”
#被群体攻击了
#始:好像真的是我的错??
#隼:哦呀,始要好好道歉哦?

文月海直接把弥生春像抱婴儿一样抱了起来(不知道为什么超熟练),拍了拍他的后背,“乖,不哭哦——”
#老父亲的温柔
#但是
弥生春哭的更厉害了。
葵第一个反应过来,“海桑快放春桑下来!春桑恐高啊!”
#海桑差点被春突然收紧的手臂勒到缺氧
#要道歉的人成了两个
#海:抱歉!!

弥生春坐在公有间的沙发上(两条腿悬在空中接触不到地板),手里还是紧紧握着花盆,依旧一抽一抽地哭着。
睦月始揉了揉脑袋,感觉所有人的目光都在自己身上,这种莫名的压力简直比出道舞台的还大。
他咬了咬牙,“春,”他把一脸无辜的黑田(罪魁祸首)推了推,“刚才……抱歉。”
春吸了吸鼻涕,抬起来的脸还是很委屈,“不是,呜,不是始的错……”
始抱起了比平时乖巧多了(倒不如说是心虚)的黑田,递到春的手边,“黑田也来道歉。”
黑田眨了眨黑亮的眼睛,难得温顺的对着春垂下了耳朵。
“唔。”春不哭了,眨了眨泛红的眼睛,死死盯着黑田黑亮黑亮的柔软大耳朵。
始一下猜中了自己这个小搭档的心思,“……想摸就摸吧。”
春瞪大了眼睛,看了看始,又看了看大家,最后把目光落在了黑田身上并且伸出了手。
黑田温顺地蹭了蹭春的手(这倒是把大家吓了一跳)。
“!”弥生春的小脸上泛起了激动的红晕,毕竟这种待遇是自己从来没有享受过的(至少醒的时候没有)。
“啊……就算春桑不是女孩子,也真的很可爱啊。”
新吸了一口草莓牛奶,“阳,收起你的想法,不然会被带走的。”
“啊???”
#新:叶月阳,月野寮中最危险之人No.2
#阳:我不要排在隼的后面!
#隼:壁|•̀ω•́)つ魔王大人在这哦☆

后来——
春:这盆花是高中过生日时始送的……
始:走。
春:?
始:去买新的。
春:(๑´ㅂ`๑)!

春:诶?为什么买两个(๑• . •๑)
始:……一人一个。

END

评论(17)
热度(148)

© LilyMax🐰喵儿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