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克斯♛头像背景自涂自用】一个画风清奇还十分无聊的段子手。春始可逆不拆蟹蟹。偶尔产仲校粮

♞春始_黑兔王国宁静的午后

♢兔王国(´・ω・`)设定改动→黑年长都是五岁被选中→竹马设定
♢ヽ(゜▽゜ )兔耳love♥
♢小甜饼段子

🐰
宫殿中年纪最大的执事长推门走进国王陛下的寝殿,满眼慈爱地看着华美的地毯上滚作一团的两只小兔子。

还好执事长已经遣散了诸位侍从,不然国王和宰相这样的情况怕是会在大臣之中变成“国王和宰相扭打在一起”的传闻吧。

不过现在是宰相单方面被攻击就是了。

“呜哇痛痛痛!!好痛啊始!”小宰相软软的的耳朵垂下来,短短的小手勉强能摸到头上被小国王揍过的地方,眼角挂着委屈的泪花。

“哼…”小国王赌气一般把头扭过去,不再理小宰相。
执事长走过前去,俯下身摸了摸两只小兔子的头,“要友好相处,不能吵架。”

小国王抬起头,满脸是不满,“都怪他!”

“才不是!”小宰相委屈地撅起了嘴,“是始太爱闹别扭了嘛……”

小国王的脸一下子红了起来,“还不都是你……!”

“好好好,不要吵架——”执事长手上微微用了力气,安抚着两只小兔子的情绪,“发生什么了?”

没想到两只小兔子的脸都红了起来,都不敢直视执事长的脸,“没…没什么!”


🐰
年轻的国王单手撑着脸,阅览着诸位大臣进谏的文书。
密密麻麻的文字与长时间没有合眼的疲倦令国王泛起了困倦。国王伸出手去拿桌子上的茶杯,想用茶来让自己提起精神。

可惜很不巧,杯子已经空了。

“唉……”他按了按自己的太阳穴,发出一声叹息。

宰相轻轻推开门时,发现了自己的国王大人安定的睡颜。

“啊啊~又是这么没有防备心啊……”

宰相轻手轻脚地走到尊贵的国王大人身边,用手指轻柔地拨开国王散乱的头发,仔细端详着国王陛下俊秀的面庞。

“还好只有我有这个房间的钥匙,我可不想和别人分享这么犯规的始呢……”

宰相心里这样想着便低下头,在国王陛下微张的嘴唇上落下一吻。

国王皱了皱眉,却没有醒来,“…春……”他的口中这样唤着,用脸颊温顺地蹭了蹭宰相的手。

“我的国王真是可爱啊~”春轻轻笑了起来,“明明小时候被我亲了一下脸就害羞得不得了呢…”

手腕突然传来一阵剧痛,宰相低头一看发现自己的国王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此时此刻正紧紧攥着自己的手腕。

“也不知道是谁小时候经常哭鼻子。”

“好疼啊始……”

“嘁。”国王坐起身来,睡卷了的额发不老实地翘了起来,但是迷迷糊糊的本人正揉着双眼,没有注意到自己的发型。

宰相伸出手轻轻捋着国王翘起来的头发,对方的耳朵随即竖了起来——但很快就塌了下来。

国王阖起双目享受着宰相的触碰,落日的余晖透过窗帘的缝隙照在桌子上,照在这对恋人身上。

这是仅属于他们的时间。

国王一把抓住宰相逐渐向下摸到领口的手,“喂。”

宰相无辜地眨了眨眼睛,“诶——始难得只娇不傲嘛……”

啧,这个眼镜混蛋。

“……晚上过来。”

宰相又笑了起来,“哦呀,始难得这么主动~”

“别笑的这么恶心。”国王的耳朵又竖了起来。

“诶…好过分啊始——”

评论(6)
热度(44)

© LilyMax🐰喵儿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