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克斯♛头像背景自涂自用】一个画风清奇还十分无聊的段子手。春始可逆不拆蟹蟹。偶尔产仲校粮

♞弥生酱x睦月君_请和我交往,弥生酱!

♢月舞日替梗→因为小时候母亲恶作剧而逐渐变成女装大佬的弥生酱♂  天然呆百元店店员睦月君(失恋purple)
♢突如其来的辣鸡脑洞
♢日替中的其他角色也会出场
♢悄悄打个春始tag(x)


睦月君拿着刚从幼儿园老师作为奖励的棒棒糖津津有味地吃着,在院子里闲逛着。
突然一处角落的吵闹引起了他的注意。
“呜……”
“哭什么哭!”

睦月君好奇地顺着吵闹声走过去,发现是一群小男孩围着一个人,被围住的那个人坐在地上委屈地啜泣着。
“呜哇……在欺负人!”睦月君连忙躲到了墙后,又探出半张脸好奇的观察着。

这时候一个像是领头人一样的小男孩发话了:“喂!”这样大声喊着的同时,他扯下了地上那个人头上的一个大得夸装的蝴蝶结,“戴着这种玩意,是想比奈绪酱更可爱么!”说罢,他随手一扔,把蝴蝶结扔在了地上。
一旁的男孩子们纷纷附和着,“真让人害臊!”“你再怎么打扮都不会比奈绪酱可爱的!”
“呜……我不是……”
“向奈绪酱道歉!”
“就是就是!”

“这群人……!”睦月君一口咬碎了棒棒糖,把剩下的糖棍扔在地上,“居然欺负女孩子!”
只见睦月君冲出来,蹬着小腿一用力,一个漂亮的后空翻便落在了被欺负的小女孩身前。
“住手!”睦月君尽量将自己的表情装得凶狠一些,瞪着领头欺负人的男孩子,“不准欺负人!”
这一华丽的出场把男孩们都吓了一跳,原本咄咄逼人的领头人咽了咽口水,“嘁!我们走!”

睦月君理了理自己乱掉的罩衫,回头把坐在地上的小女孩拽了起来,摸了摸对方的头,“别哭啦。”
“唔…谢,谢谢你!”
睦月君这才看清这个女孩的长相。圆嫩白皙的小脸上挂满了泪痕,莺色的眸子被眼泪润得水汪汪的,美中不足的是已经哭红的眼眶。
“什么嘛,明明比奈绪酱可爱多了…”
“唔……?”
不过更引人注目的是女孩身上一身满是蕾丝的粉色裙子,以及系在头发上的蝴蝶结——哦对了,还有一个被扔在地上了。
睦月君回头捡起地上的蝴蝶结,掸了掸灰递给女孩,“给你。”
女孩涨红了脸,不好意思地接过睦月君手里的蝴蝶结,“谢谢……!”
“哦,不用在意。”睦月君摆了摆手,“要是他们还欺负你,就找我好了。”毕竟是这么可爱的小女孩。
“那个……你叫……”
“叫我睦月君就好。”
“唔,睦月君!我是弥生酱,多,多多指教。”女孩子红着脸伸出手,“刚刚,很帅气哦!”
“谢谢。”睦月君握住了对方的手,软软的。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
#不要用外表来鉴定性别


随着时间的流逝,两个人就这么一起长大了。睦月君在课余闲得无聊找了一份百元店的打工,弥生酱一如既往地戴着他的蝴蝶结穿着可爱的小裙子。

不过总是有些不太对劲。
睦月君也说不上来哪里奇怪。

两个人早就不是幼儿园里打打闹闹的小孩子了,身体也逐渐发育长大,睦月君比周围的同学要高上不少,这让他很是自豪。
但是可惜的是,弥生酱比睦月君还要高上一点。嘛,女孩子身材高挑的并不奇怪,但是比身高182的睦月君还要高那么一些就让睦月君心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为此,睦月君还专门上网查了查,发现还真有不少身高在180左右的女孩子,便把“女孩子身高186也是很正常的一件事!”这种观念深入脑海了。

#这就是天然呆的好处


不过睦月君并不会因为弥生酱比自己高就讨厌弥生酱。
弥生酱总是会在自己打完工肚子超饿的时候递上一盒亲手制作的便当——虽然卖相和味道有些不尽人意,不过这并不妨碍睦月君觉得弥生酱是个好女孩。
弥生酱的性格很是开朗。虽然被逼急了会打人巴掌。
弥生酱的爱好很是广泛。比如模仿电视上的搞笑艺人。
弥生酱的身高发育的很好。可是胸部的发育十分不尽人意。
…………………
好像后半部分哪里不太对。
总之,在睦月君的心里,弥生酱是个善良可爱的女孩子。
虽然睦月君的确对弥生酱这一类型的女孩子很心动,不过睦月君并没有和弥生酱发展成情侣关系的意愿。

毕竟他并不想要一个比自己高的女朋友。

#身高是最后的挣扎


睦月君经过百元店熟客的推荐加入了一个志愿组织,这个组织有个满新奇的名字“失恋战队”。他曾经问过领头人失恋RED名字的意义,失恋RED潇洒地甩了甩头发,他的墨镜闪闪发光:“为了让这个世界充满爱!”

睦月君莫名这样的RED觉得很帅气。

RED看了看睦月君的眼睛,点点头,“你就叫失恋PURPLE吧!”
“诶?不能直接说自己的名字么?”
RED低下头推了推墨镜,表情像是在回忆着什么,“别了吧,太羞耻了。”
原来你还知道羞耻啊?
不过睦月君并没有吐槽出声,毕竟自己是个装傻役,要等着别人来吐槽才对。

战队里还有个人叫失恋PINK,是一个在出任务时躲在RED背后摸鱼的人。
PINK还有个身份是如月跳舞机,从名字就可以看出来是个跳舞很厉害的人,经常在没有任务的时候和睦月君进行breakingPK。
RED和PINK都是很有趣的人,这让睦月君觉得十分有意思。不过这么一来,和弥生酱见面的时间就变少了,睦月君掐指一算,上次和弥生酱见面还是上星期的事了。

“啊,好像有失恋的气味。”RED用力吸了吸鼻子,“就在附近!”

三个人迅速移动起来,寻找着目标。
“在那里!”PINK喊到。
三个人站定,摆出战队的pose,
“失恋RED,参上!”
“失恋PINK,参上!”
“失恋PURPLE,参上!”
“失恋战队,失恋者!”
然后三个人就从裤兜里探出自己颜色的围巾围了起来。
华丽的变身?那只存在于电视里。

三个人躲在墙角偷窥着,寻找时机拯救失恋的人。
睦月君——哦不对,是失恋PURPLE——发现这个被表白的女孩很是眼熟。
高挑的个子,满是小碎花的裙子,以及头上夸张的装饰——是弥生酱。
PURPLE瞪大了眼睛,这还是他第一次看见自己的青梅竹马被男生表白。
只见背对着他们的男生郑重其事地鞠了一躬,“请和我交往——”
弥生酱的脸“刷”得一下就红了起来,支支吾吾地回答“可是我——”
不知道为什么让PURPLE心里有点难受。
“请务必和我交往,叶月酱!”

“……诶?”

糟了。
PURPLE看着弥生酱低下去的脑袋,知道自己的青梅竹马又要发火了。
“人家,人家不是叶月酱,是弥生酱——”
RED冲了出来,挡在愣神的男生前面,弥生酱的一巴掌结结实实地打在了RED的脸上,发出清脆的响声。
RED毫不在意地摸了摸自己已经肿起来的嘴角,“这份疼痛,让我变得更强!”

#真不愧是RED!

弥生酱愣愣地看着RED身后的PURPLE,下一秒便羞得低下了头。
睦月君上前安慰地拍了拍弥生酱的肩膀,“没事吧,弥生酱?”
弥生酱突然抬起了头,瞪了一眼睦月君,“睦月君这个笨蛋!”
然后睦月君感觉自己好像被打了一巴掌。虽然不疼就是了。
他惊讶地瞪大了眼睛,看着弥生酱哭着跑走的背影不知道该做些什么。
“……为啥?”

#RED:为什么待遇不一样!


虽然不知道自己到底做错了啥,但是睦月君还是觉得弥生酱生气是自己的错。
本来想买个甜点哄弥生酱开心,但是因为看起来太好吃了睦月君就没忍住吃了个干净。
嗯,吃起来也很美味。

#完全没有在反省


睦月君一边整理货架上的货物一边思考着怎么样才能哄女孩子开心,然后发现自己并没有交过女朋友,女性朋友也只有弥生酱一个人,所以也并不存在有让睦月君练习哄人招数的机会。
“真是让人苦恼……”
说起来,睦月君的外貌条件并不差,甚至是可以和“英俊”挂上钩的良好外貌,但是从小到大对自己告白的人少之又少。
“唉……”
“睦月君?”
“啊!欢迎光临!”睦月君终于回过神来,对着顾客露出了微笑,“阿啦,这不是驱君么!今天要来买什么呢~”
“……请让我自己挑选。”
“嘛嘛嘛,别说这么无情的话嘛!瞧瞧这个——”
睦月君突然想到了什么。
眼前的熟客师走驱,是偶像团体sixgravity中的一员。作为偶像,为粉丝们送上福利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尤其是女性。
“驱君!”睦月君激动地抓住了驱的肩膀,“请务必告诉我安慰女性的方法!”
“哈???”

师走驱摸了摸下巴,“也就是说,你惹你的青梅竹马生气了?”
“是的!”
“理由呢?”
“……………完全不知道!(๑•̀ㅂ•́)و✧”
“别说的这么理直气壮啊笨蛋!”师走驱揉了揉有些疼的太阳穴,“话说,是什么样的女性啊?”
睦月君掏出手机,找出弥生酱和自己的合影拿给驱看。
然后驱就陷入了沉思。

“……睦月君。”
“有!(・ิϖ・ิ)っ”
“你确定……这是个女孩子?”
“诶(´・ω・`)”
“虽然脸很可爱啦,比你高不说…这么明显的喉结,这么宽大的肩膀,不是男的么?”
“……(ºДº*)!”
睦月君感觉有些不太好。
“你不会……一直没察觉到吧?”驱瞪大了眼睛。

#这就是天然呆的神奇力量哦kakeru酱


“上次那个被告白的……啊,那个啊,”RED一边喝着草莓牛奶一边回忆着,“那是个男的来着吧?”
“男的啊!怎么看都是男的吧!”PINK附和着。
“诶,PURPLE你怎么了?”
“PURPLE?”

#石化了


睦月君突然有些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弥生酱。
虽然说每个人有不同的爱好是很正常的事情,睦月君思考了一下也觉得有异装癖的男性可以接受,不过——“居然错认了别人性别这么多年真是太失礼了!”这样的想法让睦月君很是过意不去。

不过这么下去并不能解决问题,于是睦月君便发了邮件给弥生酱,约他出来说事情。

睦月君坐在体育馆的准备室里紧张得开始抖腿。也不知道自己在紧张什么,可是睦月君就是控制不住自己。
最终弥生酱还是来了。
两个人坐在跳高用的软垫上,肩膀靠着肩膀,一言不发。
“你不是女孩子吧?”
睦月君憋出这么一句话。
“……嗯。”如此顺利地便得到了这样的回答让睦月君瞪大了双眼,惊讶地看着弥生酱。
弥生酱被他看得低下了头,半张脸埋在臂弯里,“抱歉……吓到你了?”
“嗯……不,不是!”睦月君连忙摇了摇头,“只是没想到……”
“你觉得恶心么?”弥生酱委屈地看着睦月君,“我这么一个男人穿女装……”
睦月君脱口而出:“很可爱哦!”
这句话让两个人都愣住了。
“真的么?”
“嗯……嗯!”
“呜哇好开心……”弥生酱终于笑了起来,“我哦,自从小时候被睦月君夸了以后就喜欢上女装了……骗了你抱歉。”
“诶没关系啦……”睦月君感觉自己脑子有些不够使。
弥生酱是为了自己穿的女装?
“我…我一直都,”弥生酱的手激动地握紧了睦月君的手,“我一直都喜欢睦月君!”

“……诶?”
“睦月君也是这个意思对吧?所以才让我过来。”

等等,哪里不太对劲。

但是不等睦月君反应过来,便被弥生酱推到在了软垫上。
“诶?”
睦月君的大脑一片空白,只感觉到了嘴唇上传来的柔软触感。紧接着是自己的舌头与对方的舌头相互触碰。
“唔……!”
真是不可思议,自己居然不讨厌这样亲昵的触碰,反而觉得——“好舒服……唔…”
“真可爱……”弥生酱的声音比以往都要低沉,“果然我这么多年把接近睦月君的女孩子一个个解决掉没有错呢♥”
“停……!你刚刚说什么了?”
“……什么都没有哦?(๑•̀ㅂ•́)و✧”

睦月君推了推弥生酱的肩膀,“说到底你干嘛穿了这么多年的裙子?”
“嗯?”弥生酱突然变得有些不好意思,“是因为喜欢睦月君啊。”
“和我有什么关系?”
“因为……因为……”弥生酱的脸红红的,“睦月君不是说过……这样很可爱的嘛!”
睦月君回忆起小时候自己好像是说过这样的话。“那……也是小时候的事了嘛。你没想过穿男装么?”
弥生酱歪了歪头,“睦月君想看么?”
“嗯……嗯。”


弥生酱的行动力很高。第二天上学的时候便换下了女式制服,摘下了头上的各种蝴蝶结,穿着男士制服踏入了校门。
“呜哇!快看!”
“那个人是谁啊!”

睦月君叼着铅笔看向门口,心里莫名的对男装弥生酱有些期待。“嘁…我在期待什么啊……又不是没见过他。”就算嘴上这么说着,睦月君也忍不住频频看向门口。

不得不说弥生酱的男装太有杀伤力了。弥生酱走进来的时候,正好从窗口透进的一束阳光照在他的脸上,让睦月君觉得耀眼得要命。
“那个是弥生酱?”
“居然是个清爽的帅哥么!可恶!”
“诶,你在愤慨什么啊——”

睦月君现在什么都听不进去,直愣愣地站起来向弥生酱走过去。
“睦月君?诶要干嘛——”

睦月君反应过来时才发现自己拉着弥生酱跑出了教室,到了一个不知道是哪的小角落。
两个人扶着膝盖喘着粗气,相视而笑。
“怎,怎么了,”弥生酱小心翼翼地问,“睦月君不喜欢我这样么?”
睦月君脑子里嗡嗡作响,看着弥生酱莺色的眸子咽了咽口水,“嗯。”

“你这样只能给我看。”睦月君看着弥生酱,觉得自己现在的脸一定红得吓人,“你太引人注目了啊!”
弥生酱吃惊的瞪大了眼睛,“睦月君的意思是——”
睦月君冲上去捂住了他的嘴,“不准说出来啊!”

当然是想独占你啊笨蛋。


“弥生酱怎么又穿女装了啊?”
“明明之前很好看的说……”

弥生酱笑得一脸神秘,从身后抱紧了整理货架中的睦月君,“嘿嘿嘿…”
“笑什么?”
“没什么…只是觉得当时的睦月君真可爱啊~之类的。”
“哦…………别乱摸!”

#然后来买东西的驱被两个人秀了一脸

评论(12)
热度(102)

© LilyMax🐰喵儿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