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克斯♛头像背景自涂自用】一个画风清奇还十分无聊的段子手。春始可逆不拆蟹蟹。偶尔产仲校粮

♞春始_专属治愈师

♢魔法使设定☞治愈师春x战斗系法师始

春是始的专属治愈师(绑定奶)

♢本来想写战斗场景结果文力不够就变成了甜饼小段子(越来越小声)战斗场景总有一天会写的……吧……

♢是甜饼!


“呼……终于结束了!”恋伸了个懒腰,却不慎拉扯到了手臂上的伤口,“呜哇疼疼疼!!!!”

葵无奈地掏出了治愈符,“好啦好啦,坐下。我给你疗伤。”

“葵桑最好了!”

一旁的新不服气地贴了过去,“葵,别管粉毛了,我也要治疗……”

“都说了别管我叫粉毛!”

驱扒开踮起脚准备和新决一死战的恋,“别吵架啊……葵桑,我也拜托你了!”

“好好好——都坐下。”葵撕下一页符纸,在上面划了几下,再向空中一扔,一只通体碧蓝的燕子便出现了。

雨燕飞上空中盘旋在这周围,所经之处下起了碧蓝色的小雨,雨滴将受伤的四个人包围起来,慢慢浸入皮肤,让伤处重新长出新的皮肤。

“啊啦,已经开始治疗了?”春扶着不能直立行走的始从洞窟里走了出来,看着接受治疗的孩子们笑了笑。

“是啊,”葵回答着,附赠了一个更加灿烂的微笑,“始桑的伤就像往常一样交给你了,春桑。”

“没问题~你们治完伤口要早点睡哦,明天还要早点回去呢。”

“是——”

这时候,被搀扶着的始趔趄了一下,差点摔倒在一旁坐着的驱身上。

“呜哇始桑没事吧?”

“好像伤得很重的样子……”

“……我没事……就是有点没站稳。”

“又在逞强……既然如此,”春将一边的手穿过始的腋下搂住他的后背,另一边手伸到始发着抖的腿窝后面,一用力便将始横打抱起向帐篷走去,“去里面吧。”

年下的四个孩子一边接受着雨燕的治疗,一边望着两位前辈的背影(严格意义来说是春公主抱着始的背影),无言的对视了一会。

“……还是那个爱作死的春桑呢。”

“我刚刚居然有点心动……”

“我也。”

“……公主抱果然有不一样的魔力啊……(意味深)”

“你们啊……”


“你别在孩子们面前这么做啊……”始有些无奈地抱怨着。

听了这话,春忍不住打趣道“哦呀,不在大家面前就可以了么?”

“……快点疗伤。”

“是是~”春靠着岩壁坐下,对着始拍了拍膝盖,“过来,始。”

“……所以说为什么一定要这样的姿势。”

始跪趴在春身上叹了口气。

“那始想用什么姿势?”

始本想抬头说些什么,结果看见春满脸暧昧的笑容,努力忍住了发出铁爪功的冲动,“……算了就这样吧。”

“好~”春轻手撩起始侧腰的衣角,将手指伸了进去,“疼的话要说哦,我尽量轻一点。”

“嗯。”始将脸埋进春的肩膀,闷闷地应了一句。

春的手指摸到始手上的腰侧,轻巧地在伤口四周摸了摸。

始抬起头瞪了春一眼,“别乱摸。”

春装作没听见,又戳了戳始的伤口边缘,满意地听到了始倒吸了一口冷气,“不要乱动哦~”

春一边满意地看着始发红的耳根,一边用指尖微微发力,一股温热的力量从伤处压入始的体内。

春的治愈能力让始侧腰被龙骨割裂的部位加速了愈合速度,原本血肉模糊的伤口开始一点点长出了深粉色的肌肉。

“嗯哼…!”伤口处传来的剧痛让始不禁搂紧了春的肩膀,又不好大声喊叫,便只好闭紧了嘴。

察觉到始的颤抖,春轻抚始的后背表示安抚,又在手上放松了力度。

在腰上的力度明显减小了,始又不满地抬起头看了春一眼,“不用那么在意我的感受。”

春忍不住反驳道:“始才是,不要那么倔嘛,明明很疼。”

“疼一下就过去了,你这样得什么时候才能治好。”

“唔……”春有些委屈地撇了撇嘴,“那始叫出来也是可以的嘛……”

“……我才不要。”

看着嘴硬的始,春抬起头凑近始的脸,在对方嘴唇上落下一吻,“嘴唇都要咬破了。”

被突然袭击让始有些不知所措,又羞又气却无力发作,只好妥协,“……我尽量。你快点。”

“是~”

说着话春便用起力来,加速了手上的治愈魔法。被强行加速愈合的伤口开始发热发涨,皮肤也渐渐长了出来,在不断融合长好的过程中却带来了更为剧烈的疼痛。

这下纵是始再能忍也忍不住了,却又碍于外面年下的孩子们,便压低了嗓子轻声呻吟起来。

“唔嗯……疼……春……嗯那里轻,轻一点……”

春深吸一口气,努力克制住把身上人压住的冲动,接着疗伤。


“……”

“驱桑,你听到了么……”

“不只听到了……还听得特别清楚……”

“我也是……”

新面无表情地摸过身后的草莓牛奶喝了一口,“原来这个帐篷隔音这么差啊。”

葵红着脸收好了雨燕的符纸,“明天回去的时候和月城先生申请一下换个好点的帐篷吧。”

不仅是为了两位大人的独处空间,还为了孩子们的健康成长呢。

#虽然并没有在做一些羞羞的事情

评论(10)
热度(26)

© LilyMax🐰喵儿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