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克斯♛头像背景自涂自用】一个画风清奇还十分无聊的段子手。春始可逆不拆蟹蟹。偶尔产仲校粮

#明藏#【傲娇喵妖x天然少爷】做我主人好不好

【又是,一个。】将沾满粘稠血液的双刀擦净,重新用白布包起来背到后背。

【你还要这样到多久?】一身白色道服的道长靠在一旁的枯树上。

焚勒理了理自己的短袍,看了一眼身后的道长,【反正又是帮主拜托你叫我回去的吧?】

【。。。】

【呵,我不回去了。就算是回去。。也只会给帮主乱添麻烦。】焚勒戴上了兜帽,遮住了那双异色的双瞳。 【唉,拿你没办法。】道长叹了口气,从宽大的袖子里翻找着什么,【总之,你先拿着这个。】

只见道长的手里攥着两串手链,一串是以白玉穿成的,另一串则是黑色珠子穿成的,两串手链在月光下发出柔和的光。

【这是?】焚勒疑惑的接过。

【将黑隐于己身,将白赠与他人。】道长顿了顿,【你。。。是时候找个主人了吧。】

【我自己一人很好——】

【你没发现自己的灵力越来越弱了么?】道长打断道,【这样的小角色之前你只要一击便能打败,但现在呢?】

【。。。】焚勒沉默不语。

【如果再不找个主人来稳定你的灵力,你可能连维持自己的人形都困难。】

接着是一阵沉默,【。。。谢了。】



叶枭无聊的在(五百万平米的)床上滚来滚去【什么嘛。。。山雀哥出去玩都不带着我!好无聊唔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嚷嚷了半天,小少爷突然安静下来。

【——哼!我自己出去玩!】

说着便推开房门,蹑手蹑脚(?)地走了出去。


虽然嘴上说着要出门,但是无奈于自己是个路痴,最多也只能上自家后院去玩玩了。

叶枭靠在假山上,怨念的揪着一朵野花,嘴里碎碎念着【要不是山雀哥出去都不带着我。。。我会路痴么!哼!】

越说越气,扔下手里饱受摧残的野花,转身冲着茂密的草丛踢了一脚。

脚尖却触到了柔软的触感,【唔咳!】那个方向传来了一声痛苦的呻吟。

叶枭愣了一秒钟。

然后,【卧槽有人!!!!】




话说焚勒与道长分开后便下山,想找个能暂时落脚的地方休息。

运起明教轻功,焚勒向下望着,【去哪好啊——】


飞到一半,焚勒便感到有些力不从心,一边感叹自己的实力果然大不如前,一边暗中召唤自己的鹰来拉自己一把。


当然,正在吃剧组发的盒饭的鹰没有听到主人迫切的召唤。


焚勒渐渐的感到眼前一片雪白,接着——掉了下去。


然后的剧情就是喵哥掉下去砸在了少爷家后院然后被少爷恶狠狠地踹了一脚的悲惨故事。


★tbc⊙▽⊙


评论
热度(10)

© LilyMax🐰喵儿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