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克斯♛头像背景自涂自用】一个画风清奇还十分无聊的段子手。春始可逆不拆蟹蟹。偶尔产仲校粮

#唐毒#大蛇捕捉到一只野生的唐二炮『插叙,甜,年下处男攻,妖化』



唐珉在结束了任务以后并没有急于回唐家堡复命,而是飞到了扬州郊外的一棵大树上休息。

每次回堡都有一群还不能出任务的师弟师妹们凑上来缠着自己问这问那,扰得自己不能好好休息。

这里不一样,很少来人,环境又凉爽,很适合打盹。

『反正离截止期限还有好久呢。。。』

这样想着的唐珉靠着一根粗壮的树枝合上眼准备休息。

唐门弟子的平衡感大多很好,唐珉自己睡相也并不差,所以完全不担心自己会掉下树去——

【妈哟我的祖宗喂!别挠我啊!!】树下不远处一声大喊。

【喵!——】

这让快进入梦乡的唐珉吓了一咧嗟,差点掉下树去,【我日你个——】

突然一条冰冷冷的东西缠住了唐珉的脸,

【嘘——】这是在让他闭嘴。

『什么个情况?!卧槽这是滕蔓么?为啥这里有滕蔓?不对滕蔓怎么会说话!!!妈嘞撞鬼唠!——诶,滕蔓的话也太粗了点。。。』

【看你吓的,亏你还是唐门弟子,】那玩意儿开口了,还是个挺好听的男声,【别怕,等下面那两个小子走了就放开你。】




话说曲禾正趴在树上偷偷看着下面的沈珂和猫妖在水里滚来滚去看得性质盎然,又怕那机灵的猫妖发现自己,便隐去自己的气息,焚莫道行没自己高,不可能会识破。

谁知曲禾看得太入迷(。),竟没发现这树上还有另一个人,这激起了修行了千年的蛇妖的好奇心,探下身来查看是哪个——『哟呵,小鲜肉。』

曲禾心情突然就变好了,幻化出一半原型,将蛇尾缠在了唐珉的脸上。

【嘘——】




唐珉被那玩意缠着,又不敢轻易咬下去,

不过被这么缠着总不是办法——

【啧啧啧这俩小东西光天化日之下啧啧啧真大胆,这儿还有人看着呢】那玩意好像没把注意力放在自己身上。。。话说你在看啥呢喂!就为了看个。。。那啥就把我一个大活人给困住?!

【啊,走了。】

听到这么一句,唐珉赶快动了几下让他好注意到还有自己的存在。

【别心急嘛~】像滕蔓一样的东西被撤去,蹭过侧脸的触感有些粗糙,像长着鳞片——蛇?!

下一秒,一张漂亮的脸出现在唐珉眼前。

唐珉下意识地往后一闪,却忘了自己现在还在树上——




唐珉的身体和树枝脱离,掉了下去。

『难道身为唐门弟子只有被摔死看见结局么喂!』重点好像不对。『算了,总比被蛇吞了,连尸首都不剩强。。。对了我还可以大轻功——』

这时,从树上传来一个声音,【小心!】


有力的蛇尾缠住了唐珉的腰,唐珉就垂在了半空中。

【别动。】蛇妖轻轻地把唐珉放在了地上,却没有松开。

『艹,这玩意是要把我吃了?!』

唐珉紧张地盯着树上那只蛇尾人身的妖怪下爬的身影,偷偷的从身后的口袋里掏出了一把匕首。

就算自己死了也不能便宜这妖怪——

【哎呀,小朋友紧张个撒,我就是想交个朋友,】唐珉感觉到自己手中紧握着的东西被抽走了,【这种锋利的玩意可不能乱玩~】

唐珉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气,后背的衣服被冷汗浸湿了一片。

蛇妖爬了下来,正活动着下身巨大蛇尾的肌肉组织向唐珉这个方向移动,摩擦着地面发出轰隆隆的震动声。

终于,蛇妖移动到了唐珉面前。

是一个身着紫衣的男人。严格来说那算不上是衣服,只能算作装饰用的布料,装饰在胯间、肩膀,露出来线条漂亮的腹肌和手臂,颈部戴着银质的蛇形项链,蜿蜒的银蛇遮住了胸口。

唐珉握了握手,感受着手套指尖尖利的触感。

『这个。。。也可以的吧。』

为了让自己更冷静,唐珉闭上了眼睛。

【你好呀小家伙~我的名字,】温和悦耳的嗓音中带着一丝调侃的意味,【曲禾。】

即使闭上了眼睛,却依旧能感受到那双蓝色的蛇瞳死死地盯着自己。

【你的名字,是什么呢?】


评论
热度(19)

© LilyMax🐰喵儿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