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克斯♛头像背景自涂自用】一个画风清奇还十分无聊的段子手。春始可逆不拆蟹蟹。偶尔产仲校粮

#LM原创##黑暗向#姐,姐?

A颤抖着推开长满了铁锈的门,【请进。】

走在A后面的L拂了拂金色的短发走了进去。

屋里一蒙着脸的黑衣男子摆了张椅子让L坐下,然后走到门口站定。

A轻声走到L身后站稳。

对面坐着的是A的亲生弟弟,C。

C穿着一件染着血的藕荷色毛衣,下身是一条干净的白裤子。此时C正低着头,金发垂下来遮住了他的脸。双手背到身后,用手指粗细的绳子捆着。

【抬起头来吧。】L的声音很悦耳。

C没有反应。

A虽然表情上没有变化,但内心已经打起了鼓。

自己早已被家族抛弃——是L救了自己,从那个地狱。

而C是自己从小疼爱到大的孩子——自己被舍弃的时候他却静静地站在一旁,默默地看着自己被父亲的手下毒打。

现在C坐在椅子上,在自己的面前经受折磨——应该用什么样的表情来表达自己的快意以及——

【姐。。。】C抬起了头,对着自己的方向喊着。

——该用什么表情呢。——A并不知道自己的眼里满是泪水。

——C清秀的脸上是泪与血。漂亮的蓝绿色眼睛里满是茫然与绝望。

C正值满是活力的17岁。他应该在学校里念书,和朋友一起聊天——充满欢乐的年纪。

L扯了扯自己漂亮的白色外套,【A。】

【是。】

【你说过的吧,要跟随我,】L脚踩着高跟鞋,鞋跟一点一点地敲击在水泥地上,【结束他。】

【我——】A发现自己的声音在不停地颤抖。

【姐——!】

【不然的话,就结束自己。】

L这句话突然敲醒了A。

『杂种。』

『去死吧!』

爸爸。

『妈妈那个姐姐的头发好奇怪哟——是火红色的呢!』

『嘘——』

街边的母子。

『你是妖怪生的么?』

『皮肤这么白,你是吸血鬼吧!』

『怪物!』

『妖女!』

朋友。

『都是你——毁了我!都是你的头发!』

妈妈。

『我最喜欢姐姐了!』

『果然。。。姐姐。。。还是去死比较好呢。』

弟弟。

『去死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爸爸。

【姐姐我错了——姐姐!】

。。。

再见。

【嘭——】

C平滑的额头上出现一个血洞。

他死了。

【唔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A丢下枪,崩溃的捂住了脸尖叫起来,火红色的头发遮住了苍白的脸【去死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L看着蹲在地上的A。

挥了挥手。

站在门口的黑衣男子走了过来。

【收拾干净。】

黑衣男子走近A,蹲了下来。

【为什么。。。要哭呢?】带着黑色手套的手抚上A的脸。

A厌烦的推开他的手。

【为什么。。。姐姐不要我了呢?】

A惊地一抖。

黑衣男子站了起来,【明明。。。都是姐姐的弟弟啊。。。为什么。。。不要我了呢?】

黑衣男子扯掉脸上的面具。

和刚刚死去的C一模一样的脸,头发却是黑的。

A不可思议地呆住了。

她转过头,看了看身后椅子上的C。

满脸是血。

已经死了。

A又看了看站着的黑衣男子。

【姐姐,你忘了么?可是你——为了活下去,帮助你的母亲把父亲正妻的儿子——我——丢进河里的呀——你忘了?】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

【没想到吧?母亲还给我生了一个弟弟——要不是父亲来得及时。。。他也逃不过呢。】

【我不知道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A尖利的指甲在自己脸上划来划去,抓出一道道血印。

【姐姐——为什么不要我了呢?】

是两个声音。

A抬起了头。

C的手不知何时被松了绑。

此时他正趴在自己耳边,脸上的血洞不停的往外溢血。

他的鼻子和嘴像正常人一样喘着气。

就像还活着。

【姐,姐。】

两个长得一样的男孩冲着她笑了出来。

——end

最近开始写黑暗向⊙▽⊙

评论

© LilyMax🐰喵儿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