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克斯♛一个无聊的段子手。春始可逆不拆蟹蟹。女体兽耳love❤太想要评论呜呜呜请来和我聊天【wb:LilyMax喵儿飞_魔法少女弥生酱】头像背景自涂自用

#丐花##百合#天亮了。1

郭杞靠在冰冷的岩石上已经有两个时辰了。

她苍白到病态的皮肤散发出一层绿色,是每天定时服用的药的副作用。

每一次呼吸都能感受到喉咙里的血腥味。

啊,肋骨好疼。大概断了吧。

尝试着挪动右腿,却从脚踝处传来一阵剧痛——『哈,被锁住了呢。』

尖利的银针连着细线穿过了脚踝,死死地钉在了地上。

白色的线已经被血液润湿变成了黑红色。


【唔——】胃里好像有一片沸腾的海洋,不停地翻滚着。

郭杞不禁弯下了腰,

【呕咳——】

因为已经四天没有进食,所以什么东西都没有吐出来,但这剧烈的动作已经让唐惠不能支撑住自己的体重,向前倒去——


右脚向前稍稍错了一些,却拉动了钉在脚踝上的细线——【唔啊——】


【啊,还活着?】

花与词的声音从铁门后面传来。

【哈。。托你的福。】

为了让自己看上去不那么的狼狈,郭杞撑着左臂坐了起来,捋了捋自己蓬乱的头发,又理了理自己被磨烂的衣裙下摆。

【用不用给你送盒脂粉进去?】花与词笑了出来。

【哦哟,老娘,的美貌完全,咳,不需要呢——】

花与词将衣袖捋起来,将手臂伸进了铁栅栏,将一个瓶子扔到了郭杞面前,随后又掸了掸袖子。

【那么嫌弃,就别来啊。】郭杞捡起地上的瓶子,拔开瓶塞就往嘴里倒,仿佛那是千年佳酿。


【不然看着你死?】


郭杞停了下来。


【哈哈哈,咳哈哈哈哈】


把陶瓷的瓶子用力向门上摔去,【咔——】


【去你妈的,】郭杞不顾疼痛,放声大笑,【骗子。】


【阿清到处在找你。】

【。。。】

【我没告诉她你在哪。】

【嗯,是啊,是不该。】


不该和她见面的。

不该喜欢上她。

不该许下『我会回来找你』的承诺。


【。。。如果不是那句话,我应该早就死了吧。】

【我啊。。。在期望着什么呢。】


她不能看见自己这个样子呢,不然得多伤心啊。


哈,还能看见她么?


一缕阳光从栅栏后透过来,【啊,天亮了。】

——tbc


评论(2)
热度(4)

© LilyMax🐰喵儿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