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克斯♛头像背景自涂自用】一个画风清奇还十分无聊的段子手。春始可逆不拆蟹蟹。偶尔产仲校粮

#周宗##尊礼#剪【双箭头,BE】【lo主表示这是很久以前写的了放出来晒晒

一、

忘记了如何与他相遇。

赤色的短发张扬在空气里。身边是一个笑得温和的男人,还有一个戴着墨镜笑的一脸高深莫测的男人。

而他,宗像礼司当时尚未继承青之王位。

和他毫无关联。

-

他以破坏建筑之名逮捕了他。

看着他无所谓的脸。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感觉从脚底传到心脏。

因为那个人。那个人被杀了。那个戴耳环笑的温柔的男人被杀了。

如此大费周折都是为了那个男人。

那个男人是他从前的恋人。这是自己[无意间]问伏见君得来的答案。

心莫名的痛。

他伸出手,笑着说,【请便吧。】老实说那个笑容有点无赖相。

不甘心。

{为什么掌握不住这个男人、}

把手铐拷在他的手腕上。【就这样是拷不住我的呢。】他轻轻在他耳边说。【……】推了推眼镜,【带走。】

混蛋。

-如果一切都是为了他。{那我算什么。}

咔嚓,咔嚓。

 

二、

网络被侵入了。那个视频一播出就造成了极大的恐慌。

【这点小把戏可不像你呢。】站在他的[牢房]前,宗像推了推眼镜。

走进去,把他的脑袋狠狠地按在墙上。【……哟,什么风把你吹来了。】慵懒地睁开眼,【不温柔的人呢。】

【对于你这种人不需要用温柔对待。】推了推眼镜,用正经脸回答了这不怎么正经的问题。

【……你的重点一向很奇怪、】

……

周防拒绝了妥协。理由是听不懂宗像在讲什么。

宗像拒绝了随时随刻看管周防。理由是不想呼吸毒气。

{那个人那么重要么。那你要我和你在一个空间里,又是为什么呢。}

咔嚓,咔嚓。是什么,被一点一点地,剪碎了呢。

 

三、

周防逃狱了。

带着吠舞罗占领了学院岛。

他独身一人去找了他。

他给他点烟的时候,脸靠得很近。修长的大手一挥,烟被点燃。

{燃起来了呢。}

【你已经没有资格做王了。】他转过身来,对红发的他说。耀眼的银红色从他的耳骨上闪着。那个男人的耳环。【收手吧,周防尊。】

【我可从来没用王的身份做事呢。】无所谓的语气激怒了他。

嘴里的烟掉在了地上。被雪浸湿。{一点,一点,被浸没。}

揪住他的领子,把他压在地上。

【这里有无辜的学生!还有,你的同伴吧!】他失控地低吼出来,把脸贴近他的脸,【你明白么?!】为什么,要为了他放弃自己。。

【……我要了结我的事情。你去做好你的工作。只是这样而已吧。】依旧是无所谓的语气,面无表情地说出无情的话。

……

是这样没错。

他松开手。站起身,【你这个野蛮人,不可理喻。】他依旧是玩世不恭的脸,站起来,【你明明知道不可能说服我,还要做无用功么。】

……其实我早就意识到自己在你心中的卑微。

{咔嚓,咔嚓,咔嚓}

扭过头,不想看他的脸。【没什么。就当我是来看朋友的吧。】明明不只是想做朋友。

愣了愣,随后他又笑了。吐掉嘴里的烟头,踩灭。【你走吧。】最后一次这样说话了吧。

【……无论如何都要做么。】不是疑问句。

【无论如何,啊。】对不起。【……】半晌,【笨蛋。】

{无论如何,都不能让我代替他么。}

四、{完结篇1}

他去了。

在他与黑狗打起来之前赶到了。

【宗像——】他看上去很生气呢。

请允许我。最后一次。吃醋一下。{喜欢看着你为我失控的样子——只为我。}

……

【……还不够呢啊。】在毁掉了一片树林以后,周防转过身对他说。

把眼镜摘掉,【说得是啊。】好戏现在才开始。

【从现在开始,不会等你了。】真是缠人的家伙。

【以前叫你等,你有等过么。】不坦诚的家伙。

【哼。不可爱的家伙。】呼啸而过。

【……】无所谓了。

长刀一挥,【来吧。】

……

【咔——】刀锋直指他的拳头上。【怎么,只有这点本事么。】又是 那一种无所谓的笑。

【因为眼镜没有了的缘故哟。】{还是那么无聊的笑话。}{不是笑话哟——}

{你什么时候才能不把我当笑话看呢?}

【呵,还是游刃有余嘛。】【对手是赤之王,哪里来的游刃有余之说。】【…我讨厌你这种表里不一的人。】有什么话直说不好么。

【…表里不一啊。。。】算你说对了。{就算是喜欢你,也不会说出口的。}

【作为七王之一,作为S4的负责人,我要打败你;作为宗像礼司来说,我想救你。周防。】

不能像草薙一样叫你尊,不能像十束一样照顾你,更不可能像安娜一样被你照顾。

那就以我的方式来了结你。

【哼,假惺惺的样子真不像你啊——】挥起拳头向他冲过去。

【……】为什么就是不相信我呢。

为什么说实话你也不相信呢。。。

{喀嚓喀嚓}

 

五、{完结篇2}

最后,白银之王带着无色之王来[赎罪]了。

宗像承认当时确实是恨透了那个白银。

{为什么连最后一次坦诚的机会也不给我?}

想要阻止他。已经晚了。

周防尊的手穿过了那个少年的胸膛。

弑王是大罪。如他所说。【已经没有做王的资格了啊。。。】

转过头,耳骨上的耳环赤色闪耀。【我们都走了厄运啊。】

【。。。亏你还能用如此清爽的表情说呢。早知道如此的话,早点,收手不就好了么。】

{就算不为自己活着,为我,为我活一次也好。}

【别说了。宗像。】


他展开手臂。抬起头看着上面巨大的,残破的,威斯曼之剑。


终于,它失去了光泽。

来吧。就当是你对我的惩罚、

坠落。

刺入。黑色的血液喷涌。

化为赤色的雾。

把手搭在他的肩上。从远处看,就像抱住了他。

唇轻轻靠在他耳边,【             】

瞳孔失去焦点。

大量的血喷到雪地上。

【赤之王,威斯曼值偏差值,消失。】

他从茫茫白雾中走出来。S4的成员都高兴地叫着【室长回来了!!】【是室长啊!】

【我回来了。】

 

 

 

 

 

 

 

-------------------------------------------------------------------------------

【下辈子,都……坦诚一点……把没说出口的话,都说出来……好不好……】

我爱你。


评论(2)
热度(11)

© LilyMax🐰喵儿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