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克斯♛头像背景自涂自用】一个画风清奇还十分无聊的段子手。春始可逆不拆蟹蟹。偶尔产仲校粮

#策藏#无声。1

哑策(汪太→军爷)与女王二少+低情商军爷与素直二小姐


常云脱下带着血的盔甲,用布细细地擦拭着。

【又去打架了?】叶何秋扔下一包东西。

常云打开包袱一角,发现里面是几罐治伤的药。惊喜地看向叶何秋,对方扭过头不屑地撇嘴,【街口的万花大夫给我的。】

感受到常云充满笑意的目光,叶何秋有些恼怒【不是特意为你去讨的啊!】

下一秒便被揽入一个结实的怀抱。

『我知道。』


1.


男孩抓了抓油腻篷乱的长发,并不介意自己满是泥土的手指。

用空洞的大眼看了看四周高大结实的男人,他们肮脏的脸上没有一丝生气。

在里面的地方,有几个骨瘦如柴、农夫穿着的人在瑟瑟发抖,腥黄的液体沾湿了粗布裤子。

『这是什么地方呢。』


门被打开了。

一个身材干瘦面容狡诈的驼背男人走进来,脚上的靴子踩在稻草上发出令人不悦的声响。

他细长的眼睛在这狭小的屋子里环视了一圈,最终停留在男孩身上。

【新来的?】尖细的嗓音让人感到反感。

男孩感觉到更加茫然了。

一旁满身伤疤的男人回答【上午一个老太太扔过来的。】

细瘦的男人扯了扯男孩布满灰尘的长发,【还算清秀。。。太瘦了卖不出好价钱啊!】男人一皱眉,向刀疤男使了个眼色,刀疤男便把男孩拉了出去。

男孩下意识的挣扎,刀疤男从口袋里摸出一个东西,下一秒男孩便失去了意识——


叶何秋被自己师妹拉着上街去给那个天天在街头巡逻的天策挑选合适的礼物——『真是愚蠢到很符合恋爱中的女人该做的事情呢。』叶何秋这样想着(但是没敢说)。

看着师妹一脸兴奋的嘀咕着【他会喜欢这个还是——】进入了『可怕的购物女人』状态的叶何秋开始将视线转移到街上。


嗯?『今天人怎么这么多。。。?』

这条街在这个钟头不会有太多人的——天已经黑了,大部分人应该已经回家,但是人多的有些异常——【都让开让开!】人群中传出了一个尖细的嗓音。


人群不知是自动还是被迫让出了一条道,一个细瘦的驼背男人走在前面,另一个满身刀疤的男人用绳子牵着什么走出来,人群发出议论的声音。

叶何秋仔细一看,不由一惊,『人?』


被绳子拴住的是一个人。

一个瘦弱肮脏的孩子。


【那边在干嘛?】师妹察觉到了师兄的心思并不在自己身上于是抬头问道。

【奴隶。】

【。。。哈?】

【你打算给你那个木头送什么?】叶何秋巧妙的转移了话题。

【唔。。。没想好呢。。。】

【他有徒弟么?】

【。。。没有?你的意思是。。。】

【喏,】叶何秋向人群的方向抬了抬下巴,【抢过来。】

『tbc』


评论
热度(7)

© LilyMax🐰喵儿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