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克斯♛头像背景自涂自用】一个画风清奇还十分无聊的段子手。春始可逆不拆蟹蟹。偶尔产仲校粮

#秀琴#琴师和医师的故♂事

#七秀x长歌#年下医师x面瘫琴师


双手被那人用红色的发绳绑住了。

对于这一点,李羽自己心里很清楚。


『倒不如说,是我自己自愿的吧。』


【啊…】永音将李羽的青衫下摆撩开,露出下面白皙修长的双腿,【连底 裤都没穿呢。】


李羽皱了皱眉,【你不满意?】

【怎么会呢?】永音满眼笑意,将头埋在李羽颈间,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我高兴还来不及呢。】

【痒…】李羽扭了扭脖子,【快点,今天有点累,我想早点休息…】

永音舔了舔李羽因说话而上下滑动的喉结,【累了就睡嘛,】修长的手指滑入李羽的衣衫,抚摸着细腻的皮肤,【你睡你的,我做我的。】

【嘁,下 流。】尽管这么说着,李羽的脸上挂上了一丝微笑。

【对你这么诱 人的身体,谁能忍住不下 流?】

带着薄茧的手指摩擦着粉红色的凸   起,在顶端不停的打着圈。

【嗯…别…下面也…】

【嗯?下面怎么了?】说着,永音的指尖更加放肆地蹂躏着身下人的乳  尖。

【下面…难受…嗯哈——】



【嗯!慢——那里…】

被绑住的手背在后背,双腿曲着跪趴在床上,身后的被小了自己五岁的恋人开垦着。

【哈…羽的后 面…紧缩地…好厉害…】

听着恋人低哑的嗓音呼着自己的名字,李羽感到自己的身体更加敏感了——【好厉害呢…这样羽的前面就要…】

【闭……闭嘴…专心点…】


〔我不是针对你,我是想说,在座的各位长歌,都是受。〕


评论
热度(8)

© LilyMax🐰喵儿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