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克斯♛头像背景自涂自用】一个画风清奇还十分无聊的段子手。春始可逆不拆蟹蟹。偶尔产仲校粮

#秀琴#单身狗们节日快乐呀♥(。)

★

永音最近很苦恼。


已经有近一个月没有近过李羽的身了。

【果然…是上次玩的太过火了么。】永音确认着表演用的道具一边嘟囔着。


『可是,也不全怪我嘛,』想着,永音食指用力,不小心掰断了一根扇骨,不过,『都是羽太可爱了嘛♥』他完全没有注意到。

这时,门被推开了。

【嘿,你好了没,还有一个时辰就上台了,练习了没?】

听见李羽的声音,永音终于反过神来,【羽~】

看着用像大型犬一样眼神盯着自己的永音,李羽不由得后脊梁骨一凉,『啧,真可爱。』『但是…为何有不详的预感。』


【喂喂,这扇子怎么坏了?】李羽叹了口气,【去,和你师姐讨个新的来。】


★


永音嗅闻着李羽乌黑秀发的香气,【好香…】

【别...

#丐明#狗吠深巷中 后续◑▂◑依旧短

★

焚莫趴在沈珂背上,无聊的伸出食指描绘着沈珂后背的纹身。

又觉得无趣了,便扯开束着沈珂长发的红绳,【哼…头发这么长了呢…】

【嗯…?】沈珂停下手下的动作,回头看了看焚莫,【怎么了?】

焚莫扭一扭腰,便滚落在沈珂怀里,瞪大双眼盯着沈珂的脸看,【你都不理我!】


沈珂看了看焚莫瞪的溜圆的大眼睛,淡粉色的嘴唇抿着,又将视线下移,直到那缀着金丝的黑色带子束着的胸口,胸前粉红色的不时摩擦到白衣和带子——


【咳——】沈珂摸了摸脸,【你——】

【嗯…?】焚莫将脸凑近沈珂,亲昵地用头发蹭了蹭对方的脸。

感觉到对方的手已然摸到自己大腿上了,沈珂赶忙站起来,【那个,你,你,饿不饿?】


#所以说这个人为什...

#丐花##百合#天亮了。『不能让你依靠的我,是多么可笑』

★

【清…?是,是你么?】

郭杞一时不知所措起来。


『刚那老头还说了,清不知道的——』


【我…是我。】

只听门口那人轻声合了门,提着衣裙,踮着脚尖过来了。

郭杞下意识地向暗处墙角凑了凑,却便是觉得这样动作很可笑,又将一只化脓的脚伸了出来。

【你——】张了口才发现,『该说什么呢。』

【我偷偷尾随父亲来的,】花砚清回头看了看门口,【不过他应该很快就会发现了吧。】

【来干嘛?】郭杞控制着自己的声音,不让对方察觉到自己的颤抖,【来看老娘过得好不好?】

花砚清听了这话,深吸了一口气,

【你…受苦了。】

【哈哈,老娘受过的苦可还不多?】郭杞看了看自己身上的伤,【换成别人,早就死了。不过我现在不还是好好的——托...

#策藏##百合#这就是我想要一辈子在一起的你。

很短。

★

淡粉色的纱被放了下来,一丝凉风从未关紧的窗口吹入。

【嗯…】叶婉溪摇了摇头,企图甩掉被汗水沾湿 黏在额头上的发丝。

李雪迪将头枕在叶婉溪的肩头,轻轻蹭了蹭。

【喂…好重…】叶婉溪抬了抬肩膀。

李雪迪趁机将脸埋进了叶婉溪的脖颈,轻轻舔了一下,【好甜♥】

【不睡就去洗脸啦——】

【唔…再睡一下嘛…】李雪迪伸手揽住叶婉溪,【我难得休息…】

叶婉溪迷迷糊糊地又闭上了眼,【嗯…】


李雪迪睁开眼,看了看比平日要温驯了许多的婉溪,又合上了眼。

#这就是我想要一辈子在一起的你。#

#明唐##bg#关于新新校服的脑洞

换了新校服的炮姐扑倒在情缘喵哥怀里,哭得梨花带泪。

喵哥手忙脚乱地抱住炮姐,【怎,怎么了?】

【嘤嘤嘤,】炮姐擦了擦眼泪,抬起头,【相公,你看了我的新发型,还会爱我么?】

喵哥深情地说,【当然!】

【那你就亲亲我!】


就在喵哥俯身想要吻炮姐的时候——被炮姐额前的两根毛戳瞎了眼。


第二天,喵哥也换上了新校服——【相公!你的眼睛呢!】【。。。瞎了。】


#朕没疯哈哈哈哈哈哈哈#